音乐剧《胭脂扣》——在经典回望中浓缩时代体察

日期:2024/4/2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原标题:音乐剧《胭脂扣》——在经典回望中浓缩时代体察

  

  李碧华的中篇小说《胭脂扣》发表于1984年。1987年,根据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演,由香港演员梅艳芳和张国荣担纲主演,成为时代佳作。时间来到2024年,由萧敬腾、张泽、丁臻滢、徐瑶等主演的音乐剧《胭脂扣》,于4月在上海开启首轮演出,它被认为是一部高度尊重原著同时带有鲜明创新特征的原创音乐剧。

  从1984到2024,时间恰好40年,40年间世事变迁,情感观念有颇大转变,而成功塑造了《胭脂扣》如花、十二少角色的演员梅艳芳、张国荣,已经此情可待成追忆,因此音乐剧《胭脂扣》的公演,包含了纪念与回顾的情感意义,也浓缩了洗尽铅华、细致入微的时代体察。

  音乐剧《胭脂扣》将故事发生地由香港改到了上海,剧中的人物关系、家庭矛盾、文化习俗、社会风情等,有了更多落地之处。新旧之交的上海滩,为如花和十二少的情感发展提供了更为开阔的空间背景,给剧作改编留下了极大的空间。该剧还将上海元素融入词曲、人物性格、布景、服装等多个方面,让这个原本发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香港故事,呈现出独属于海派文化的腔调与韵味。

  穿越、殉情、重逢,构成了《胭脂扣》三幕式戏剧结构,音乐剧在这个基础上,把如花大闹十二少订婚宴、十二少与高老爷切磋爱情观,浓墨重彩地进行了表达,不仅丰富了剧作层次,也强化了音乐剧的观赏性,音乐先行,在这两个情节上有充分的体现。由而,该剧的音乐创作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比如十二少与高老爷的那场戏,使用了类似“滩簧小戏”的表演方式,生动活泼,使人看到这个悲剧故事当中也藏有世俗之美。对于唢呐这一传统乐器的使用,也使唢呐本身所蕴含的激情、悲怆、惆怅、紧张、释放等情绪扩延到了剧情中。

  《胭脂扣》的“人鬼情未了”故事,写了情爱,但扣题却是“痛与悔”,书中人物也不过凡夫俗子,有深情但却不足够深情,是真爱但期待总是落空,彻底的心碎与永久的失去,是原版故事的内核。同样的故事,到了音乐剧《胭脂扣》这里,“痛与悔”被转化成了“真与癫”,折射了人性的多面与复杂。

  音乐剧《胭脂扣》“癫”的气质,也许并非创作者本意,但观众赋予的观感,与剧作形成了一次虚拟与现实之间的互动。这版故事的“癫”由几点构成:首先,旧社会环境的不宽容,把一对向往爱情的男女牢牢地按在原地,于是疯癫成为他们的本能反应与命运终点;其次,在爱与恨互相交织的人生窄缝,疯癫是他们穿过这条窄缝的唯一方式;最后,舞台上的故事飓风,吹到现实中是轻微的反讽,如果让观众产生“癫”的印象,也在情理之中。

  戏剧的形式可以灵活多样,在表达上也可以充满想象力,但在故事的底层以及角色的情感逻辑方面,一定要以“真”打底。体现在音乐剧《胭脂扣》上,可以看到或感受到:当时的社会偏见与陈腐家庭观念是真的,对于男女性别的不同定义与理解有着很大差异是真的,对于个体与个性的压迫,对于自由与真情的驱逐等,都令人感同身受,正是有了这份“真”,如花和十二少跨越阶层的爱得到观众的支持,并将这份情感也划归到“真”的行列。为了更符合现代女性审美,主创对如花这个角色进行了适当调整,也对其他爱情线做了更符合现代爱情观的重设。在现代人不断追问和求索“真爱”的当下,音乐剧《胭脂扣》以一份“真”做出了解答。(韩浩月)

(责编:WEBADMIN)

商贸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