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之巅。赵志 摄

迎龙台。刘波 摄

四望乐坛。赤甲供图

奉节三峡之巅风景区。肖和勇 摄

徒步步道66道拐。何川 摄

夕照三峡之巅。何川 摄

音祖雕塑。王传贵 摄

花开了,花谢了,是谁又在午夜种下幽香?

你来了,我走了,是谁又在前世安排今生相遇?

是你的手指抚摸时光的时候留下了诗句,千年之约才如梦幻般在阳光下闪烁希冀。我也想划破手指,以血为墨,请长风手绘这三峡的千变万化;我也想登高一望,以吟当歌,请闪电涂写这三峡的天地图画,让白帝彩云化为千年相遇,把那些世间的平平仄仄装扮成一轮新月,高挂在夔门上空,静静等候,等候你穿越千年的相遇。

三峡之巅,是一种什么样的高度?它用俯瞰的姿态把大地守望,它用数不尽的千年绝唱把至善至美传颂,它用数千年的历史文明把容颜雕刻。

到奉节旅游,最好的季节是深秋,秋风萧瑟的季节跟瞿塘峡两岸的万丈绝壁在骨子里是相通的,就像是花生米和老白干一样,搭配起来更有味。这样,“枫林橘树丹青合,复道重楼锦绣悬”的意景也才理所当然地映入眼帘。走在三峡之巅的古栈道,在你脚下,青石地板上呈现着千年的刀光剑影;在你怀中,浩瀚大江上缥缈着撕心裂肺的纤夫号子;在你背脊上,幽幽古道边布满漫山招摇的三峡红叶……

一块古老的土地,历史老人曾镌刻了无数的辉煌;一个年轻的名字,时代正书写着美丽的梦想。“三峡之巅,诗·橙奉节”,一个充满神奇和活力的地方,走近它,你会被它历史人文的厚重博大所震撼,又会被它大山大水的钟灵毓秀所迷恋。

游走于三峡之巅,风吹过来的是历史,雨飘过来的是诗句,一股超时空的奇特感觉立刻就会涌现。穿越千年的时光,我看见一个峨冠博带的自己,与站在山脊之上登高远眺的诗人正好遥遥相对,只有历史的光线不停飞奔,似曾相识却又倏而不见。再抬眼,只有眼前这连绵不绝的山峦在滚滚长江之畔,呢喃静卧。

满山的红叶浸染了这座城悠久的书卷气息,既辉煌又隆重。行走在山脊之上,仿佛看得到白帝城中,中华第一诗词碑林隐隐呈现的层层屋宇飞檐;仿佛可以观看到那场“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归来三峡》山水实景演艺,举手投足流露出的是渴望,寄托的是人们的期盼。

“白帝高为三峡镇,瞿塘险过百牢关。”白帝城楼上的鼓声,声声激荡,从那遥远的地方传来,似乎很远,却又感觉就在耳边。

这穿越了千年的相遇啊!你千年的诗句终于与我的梦想重叠一起。三峡之巅的声音,如夜半钟声,在月的光华里,悠扬而去。

景区简介

三峡之巅景区地处奉节县,占地约2000亩,海拔1388米,因杜甫“赤甲白盐俱刺天,闾阎缭绕接山巅。枫林橘树丹青合,复道重楼锦绣悬”的诗句而得名,是长江三峡物理形态的最高处、景观形态的最美处、文化层面的至善处、精神层面的至上处、绿色发展的至臻处。

特色玩法

休闲观光:登临三峡之巅,可将八公里长的瞿塘峡尽收眼底。瞿塘峡是长江三峡中最短的一个,也是最为雄伟险峻的一个。两岸断崖壁立,高数百丈,峡中江水波涛汹涌、奔腾呼啸,令人惊心动魄。夔门雄踞瞿塘峡之口,素有“夔门天下雄”的美称。

品诗词文化:陈子昂、王维、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苏轼等历代著名诗人,有感于三峡之巅、夔门绝景,留下了大量传世诗篇。如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杜甫的《登高》、刘禹锡的《竹枝词二首·其一》等。

线路推荐

自驾路线:

重庆中心城区—奉节—宝塔坪—白帝镇—伍家嘴大桥—三峡之巅景区。

(记者 韩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