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访谈】

新发展格局助推中国经济破浪前行

——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

光明日报记者 陈晨

开栏的话: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实现中国经济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今天起,光明日报开设《权威访谈》栏目,邀请10位经济社会领域权威专家学者,对当前经济形势、新发展格局、“六稳”“六保”等重大主题进行阐释,回应社会关心的热点问题,全方位呈现中国经济巨轮无惧风雨、破浪前行的底气所在、动力之源。

“随着收入水平提高,中国如今成为越来越大的经济体,国内循环比重越来越高,新发展格局是必然选择。同时,中国持续扩大开放,可以更好地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此外,发挥好‘后来者优势’和‘新产业革命’的换道超车优势,用好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两只手’,中国经济仍有充足的增长潜力。”9月18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北大朗润园接受光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林毅夫表示,要看清楚、利用好有利因素,保持定力,继续坚持改革开放,不管外部环境如何风雨飘摇,中国经济依然能够破浪前行。

国内循环的比重会越来越高,构建新发展格局是战略抉择

记者: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提出来的,是重塑我国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关于这一点,应如何理解?

林毅夫:我认为当下作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抉择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短期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对国外影响较大,导致国际贸易受到冲击。根据世界贸易组织4月初的预测,今年全球贸易将缩水13%到32%,出口无疑受到影响。

长远来看,出口对我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已经逐渐减弱。2006年,出口额占我国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5.4%,到2019年,出口额占我国GDP的比重降为17.4%。这一数字表明,在2019年已经有82.6%的国民经济是在国内循环。我国GDP占世界的比重从2006年的5.3%提升到2019年的16.4%,越大的经济体不仅产业门类越齐全,投资和消费所需就越不依靠国外来提供,而且,生产出来的产品有更大的市场来消化;另外,随着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会越来越高,比如我国2006年服务业占GDP比重为41.8%,2019年提高到53.9%。对比美国,其服务业占GDP比重达到80%,出口占GDP的比重才11%。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也将从50%多向80%多转变。

因此,新发展格局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必然选择,中国收入水平提高,变成越来越大的经济体,服务业占比增大,国内循环的比重会越来越高,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靠国内循环是历史的必然,并非被动之选。

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做好双循环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

记者:我们在理解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时,要避开哪些误区?

林毅夫:有一点是明确的,新发展格局不是封闭经济,扩大开放是我国一直以来的坚定选择,总书记也强调,新发展格局绝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贸易是互利双赢的,全球化趋势也是不可逆转的。2008年以后,每年全世界30%的增长来自中国,中国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成长和市场扩张的动力来源。中国的增长不仅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因此,新发展格局强调双循环,国际市场并非不重要,我们要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国际贸易有利于各国利用各自的比较优势,进行互补,很多产品不是我们不能生产,而是通过国际贸易互相交换,双方都能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想要的商品并以此获益。因此,对于我国而言,新发展格局一定是内外循环双轮驱动,两个市场优势互补。但同时,中国应大力提升核心技术创新能力,充分发挥“有为政府”的优势,在关键领域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国际循环对每一个国家的发展都很重要,在我国继续扩大开放的背景下,我国的发展会带动和我国贸易的国家的发展。中国继续扩大开放,同世界经济的联系会更加紧密,成为吸引国际商品和要素资源的巨大市场引力场,为其他国家的发展提供机遇,做好双循环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

用好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两只手,深化改革不断激发中国经济增长潜力

记者:您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表现在哪些方面?在新发展格局战略的实施路径中,怎样激发内需潜力?这一过程中,如何发挥好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作用?

林毅夫:中国本身是人口多、人才多、市场大的发展中国家,年轻企业家和技术人员越来越多,这是我们在互联网、人工智能、万物互联、云计算、5G等新产业革命实现“换道超车”和发达国家齐头并进的重要机遇。2019年全球有494家创业不到10年、未上市、市场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其中中国有206家,美国有203家。因此,中国要发挥好“后来者”和“换道超车”双优势,增长潜力巨大。

增长潜力是从供给侧角度来说,潜力能够发挥多少决定于需求侧,在外部需求可能长期疲软的情况下,我国要把握好国内需求。中国市场庞大,可用的政策手段也很多,因此只要保持定力,继续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按照新的发展理念,以国内循环为主,推动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依靠科技、人才两个关键要素,发挥好制度优势,相信“十四五”期间实现稳步增长没有问题。

更好地释放内需潜力,继续深化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发挥好因势利导的作用,更好地释放增长潜力,推动产业不断升级、技术不断创新,保持经济高质量发展,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望,让经济不断良性循环。

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在产品市场的堵点已经很少,但要素市场还有不少有待改进的地方。比如资本要素的金融市场最重要的是进行结构性改革,土地要素、劳动力要素都需要深化改革。在这一方面,我国今年出台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释放出积极的信号。

在经济的发展过程中,一定要用好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不断提高,需要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需要企业家奋发有为,有效市场能提高企业家创业热情和积极性。而在这一过程中,必然有一些问题靠企业家自身难以解决,因此,政府不能缺位。当然,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边界如何划分、关系如何理顺非常重要。我认为,市场有效要以政府有为为前提,政府有为应以市场有效为依归。

发挥好“后来者”和“换道超车”双优势,用好“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两只手,持续改革开放,相信中国经济巨轮能够破浪前行。